史蒂夫·纳什:从无人问津到史上最佳控卫

“找到自己所爱的事情。每天都为之努力。沉醉其中。”——史蒂夫·纳什在2018年奈·史密斯篮球名人堂上的演讲

史蒂夫·纳什读高三的时候,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维多利亚市圣迈克学校的篮球教练伊恩·海德雷给全美的NCAA大学写了了几十封信。据说他发出了30封信,还有一种说法是40。

这些信封上盖着寄往图森、夏洛茨维尔、锡拉丘兹和塔拉哈西等城镇的邮戳,每张纸条上都简短地写着同样的信息:“我相信这里有一个真正特别的球员,一颗还未打磨的钻石。”

海德雷希望至少能有一位大学篮球教练回信。17岁的纳什,是维多利亚市最好的篮球运动员。他可能也是全加拿大最好的球员。他的身高接近6英尺3英寸,协调性极佳,拥有如加拿大手枪皮特般的超乎常人的本能:视野、创造力和柔软的手感。纳什在11年级时曾是维多利亚市最好的高中足球运动员,还带领他的学校获得了省级联赛冠军。孩提时期,他好胜心很强,他擅长曲棍球、棒球、橄榄球以及其他任何他接触过的东西。

海德雷说,直到今天,纳什仍是他在橄榄球场上见过的最有天赋的踢球手,他的技术非常娴熟,他甚至可以用双脚提出弧线球。

纳什在小学时还是一个很厉害的国际象棋棋手,他超乎常人的能力为他创造了多种选择的机会。这也产生了问题:他会选择哪一条路?纳什的父亲约翰来自伦敦北部,曾经在海外踢过职业足球。有那么一段时间,纳什的未来似乎是要加入加拿大国家足球队。那也是他弟弟选择的道路。

但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纳什去了一所新的中学学习,并结识了一些新朋友——一群热爱篮球的男孩。

纳什仍然能背出这些名字:艾尔,马克,杰米,亚当——这些孩子们打开了一个新世界。星期六早上,他们会打电话给助理教练迈克·谢弗,打开阿布特斯中学体育馆的门。谢弗那时还是个年轻的单身汉,所以他通常都会答应。男孩们会玩上几个小时,一种需要动作和技巧的培养他们之间化学反应的即兴游戏。一位教练称这种训练为“老鼠球”。纳什痴迷于此。

10年级时,纳什是维多利亚市最好的球员,他统治着比赛。但他在11年级中期转学,这使他失去了参加本学期圣迈克大学篮球校队的资格。在大四之前,他曾前往拉斯维加斯为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一个草根赛事的队伍打球,但在小组赛的失利使他无法与顶级新秀贾森·基德同场竞技。纳什在圣迈克大学还有一个学期,海德雷确信他的学生可以打顶级篮球,教练们不知道他们错过了什么,纳什需要被注意到。

“… 运用你的智慧。脚踏实地。明确自己的目标去实现。然后再定下一个小目标,建立自信,相信自己,培养坚定的信念,付出努力. 为长远做打算.”

想象一下史蒂夫·纳什那令人难以置信的本能;想象一下90年代初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维多利亚市崛起的NBA球星;想象一下一个英国移民的儿子成为了两届的NBA MVP。

在纳什大学四年级的时候,整个NBA的名册上只有两名加拿大人——里克·福克斯和比尔·温宁顿——而且两人都曾在美国打过高中篮球。这项运动可能是由加拿大人发明的,但这个国家的人才库却非常稀薄。多伦多猛龙队和被文斯·卡特激励的孩子们离当时还有一代人的距离。

当海德雷寄出他的信和录像带时,教练们几乎不敢相信他们所看到的。一个瘦骨嶙峋的加拿大白人小孩怎么会打得那么好?唯一向海德雷咨询的教练是圣塔克拉拉的一个名叫斯科特·格拉丁的兼职助教。他要了一盘录像带;他收到了一张著名的带有颗粒的DIY录像带,里面记录着纳什用假动作骗过防守队员,并把他晃倒在地。这幅画面引起了圣塔克拉拉校队主教练迪克·戴维的兴趣,他亲自前往维多利亚考察了这名小将。纳什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所学校,但他终于拿到了一个邀请。

四年后,纳什成为了自约翰·斯托克顿之后西海岸联盟最好的后卫,大三时场均20.9分,大四时场均17分以及6次助攻,并带领野马队在四年内三次参加NCAA锦标赛,获得了NBA球探的关注。

1996年NBA选秀之夜,菲尼克斯太阳队以首轮第15顺位选中了纳什。当丹尼·安吉走到麦克风前,向美国西部体育馆的5000名太阳球迷宣布这一决定时,还没念完“史蒂夫·纳什”这个名字,场内就嘘声四起。虽然纳什很紧张,但他并没有表现出来。当晚他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说了很多正确的话。当记者又问他能如何帮助球队时,他展现了自己的幽默感。

当然,戴维相信纳什会取得成功,他在维多利亚发现的这个孩子已经准备好再次给人们带来惊喜,他甚至会在NBA变得更出色,在那里他的周围会有更有天赋的人,他可以自由地支配球和创造机会,最重要的是——他可以打得更快。

“为了满足我们的需要,他降低了自己的速度,”戴维说。“他其实可以跑得更快。”

“… 你可以不是“天选之子”, 但你一定要努力。受到质疑的时候,不要害怕,坚持下来,一切都会更好。即使已经达成了目标,也不要停止努力。”

纳什,这个NBA75大巨星,将自己的能量放在了控卫的位置,他将进攻节奏推向极快的速度,为斯蒂芬·库里、达米恩·利拉德、特雷·杨以及之后的几代人提供了一个具有创造性的模板。但是,纳什的出手次数不够多。

在纳什的传说中,这个故事已经被讲过很多次了。他小的时候在加拿大踢足球时,他的父亲总是强调助攻更胜于进球。足球不就是一种通过视觉和直觉创造机会,然后将球传给队友的游戏吗?这不仅是进球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创造机会。所以,在足球场上,纳什总是被那些狡猾的组织者所吸引——那些能够将球打进球门但又喜欢创造机会的进攻型中场球员。就像齐达内和梅西。纳什把这种理念带到了篮球场上。

当然这也很好。毕竟他是一个控球后卫。但他也是世界上最好的射手之一,有朝一日,他会比NBA历史上的任何人都拥有更多的50-40-90赛季。因此,当纳什1998年从太阳队被交易到小牛时,小牛队教练唐·尼尔森对纳什的传球第一本能做出了一个简明扼要的评价:这是胡扯。

纳什需要更多的出手,更加自信,像他的天赋所显示的那样优秀。他需要接管比赛。到他在达拉斯的第三年,也就是2000-01赛季,纳什场均得到15.6分和7.3次助攻。他自信十足。他和他的搭档及好友德克·诺维茨基一起统治着这个城市。他们一起帮助小牛队在新老板马克·库班的带领下重新振作起来。下个赛季,纳什第一次入选全明星;之后的赛季,他第一次闯入西部决赛,但小牛输给了马刺。

然而直到2004年,这一切才汇聚在一起——回到菲尼克斯,适合的主教练,完美的战术体系,就像炼金术想要创造出超凡的东西所需要的材料。或者,正如前太阳队主帅迈克·德安东尼在接受“体育画报”采访时所描述的那样:“他向我们展示了,当一个伟大的控球后卫拥有开阔的空间和支配球权的自由时会发生什么。球场效果会爆炸。”

小牛队认为纳什——考虑到他的伤病史——是一笔糟糕的长期投资。在德安东尼“七秒或更少”的进攻体系中,纳什的表现说明了这些担忧是多么的不明智。在回到太阳的第一个赛季,他就获得了自己的第一个MVP,场均15.5分和联盟最高的11.5次助攻,帮助太阳队赢得了62场比赛,而在前一年,太阳只赢下29个胜场。在下个赛季,斯塔德迈尔受伤后,他带领太阳队获得了自己的第二个MVP,这是他总计四个“50-40-90”赛季中的第一个。当然,用统计数据来衡量那些年的太阳队,感觉有点像用笔画数来衡量一个巴斯奎特(Basquiat,一位涂鸦艺术家)。

当然,纳什可能永远无法走出季后赛的低谷,他两次在西部决赛中失利,在2007年输给马刺队的系列赛中,罗伯特·霍里在边线附近用髋部撞飞了纳什,导致了斯坦德迈尔和鲍里斯·迪奥被禁赛。

但描绘纳什所带领的火力强大的太阳队,要回忆起这种美学。看他舔着手指,把长发拢到耳后,或者运球进入禁区,然后再绕出来,就像曲棍球运动员在球门附近做动作一样。在一个最佳控卫慢慢成为领袖后卫的时代,纳什总是在进攻端运球进入禁区,寻找挡拆,想着如何传出下一个助攻。当然了,他还可能出手得分,尤其是在三分线外。那些在过去十年里渗透进 NBA 管理层的分析家们肯定会推荐这种打法。老鹰队选中特雷·杨已经向我们展示了它的样子。

并不是说纳什不能填满数据栏。在2005年的季后赛中,当小牛队试图断开他与空中目标的连线时,他在小牛队面前砍下了48分。在其他时候,纳什可以引导马拉维奇,在禁区内强力突破,多运球一次,直到接近篮筐,然后在没有真正起跳的情况下完成上篮,让防守球员措手不及。

在纳什的职业生涯中,他的投篮命中率为49%,三分球命中率为42.8%,罚球命中率为90.4%。在整个NBA历史中,只有10位球员的生涯三分命中率比纳什更高,只有斯蒂芬·库里的罚球命中率比他高。这两份名单中,没有一个球员的助攻数比纳什更高。纳什的助攻数在NBA历史上排名第三,仅次于斯托克顿和基德。

“他一直拥有如此高超的技术,当他上升到新的一个级别时,他总是能够适应。”海德雷说,“无论是从九年级到十年级,还是从大学到NBA…即使比赛节奏加快,都没有关系。”

“… 最后, 永远不要停止努力,直到你实现你的目标。但事实是,即使你成功了,即使你站在这个舞台上,你每天也都要努力,奋斗,把自己推向你可能会错过,却又渴望得到的极限。当你付出你的全部时,你会找到生命的意义。”

要了解史蒂夫·纳什成功的奥秘,你可以从他的协调性、精准的投篮、自信的传球和有目的的运球开始。从这里,你可以看到他的创造力,像齐达内一样观察球场的能力,以及像教练一样看待这项运动的能力。不过,最好的办法还是记住要给全国各地的大学教练写信和邮寄录像带。

纳什是一个创新型的控卫,他推动了比赛的节奏,打破了这项运动的常规,他曾在伊拉克战争前夕穿着反战T恤参加全明星周末,他的心思总是关注在更广阔的世界以及他所关心的事业上。当纳什在 2018 年入选奈史密斯篮球名人堂时,他的演讲也从一个小秘密开始。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可能是真的。但从另一角度看,情况并非如此。最终,纳什成功了,成为了史上最好的控球后卫之一,因为他一直都是那个拿着一份奖学金的加拿大孩子。